• 社交媒体中的数字叙事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分析社交媒体的涵义与类型和社交媒体传播形态的3大特征,研究叙事系统的基本构成要素,总结社交媒体中数字叙事的基本特征,即创作内容以叙事者本人为中心、创作者合作化、叙事文本多元化、叙事效果追求互动性与沉浸感,以期在此基础上探寻在社交媒体上进行数字叙事的理论与实践意义、前景与隐忧。  [关键词] 社交媒体 传播特征 叙事系统 数字叙事 [中图分类号] G23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 (2016) 03-0110-03 The Digital Narrative in Social Media Xu Zhenyun (Schoo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Wuhan University, Wuhan, 430072) [Abstract] Analyze the meaning and types of social media, and clarify three features of social media; study the basic elements of a narration system; then summarize four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digital narrative in social media, namely the content is narrator-oriented, the creators are cooperative, the narrative texts are diverse, and the narrative effects emphasize interactivity and immersion. On the basis of above research, explore th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besides the development prospects and deep trouble of digital narrative in social media. [Key words] Social media Communication characteristics Narrative system Digital narrative 近年来,社交媒体蓬勃发展,催生了新型的语言交际模式,数字叙事也在社交媒体中崭露头角并迅速发展。 1 社交媒体的涵义及传播特征 社交媒体(Social Media),是运用网际网络和通信技术将传播变成互动对话的媒介,可以满足人们撰写、分享、评价、讨论、相互沟通等社交需求。社交媒体传播的信息以其快捷性和分享的便利性实现实时双向沟通。按照网民使用群体的差异,社交媒体主要分为以下6种类型:网民合作类型,如维基百科;博客和微博类,如推特(Twitter)、新浪微博;内容创作社群,如优兔(YouTube);社交网络,如脸书(Facebook)、微信;虚拟游戏世界;虚拟社交世界等。在我国,微博、微信为社交媒体的典型代表。 社交媒体的传播形态具有以下特征:第一,简明、方便和低门槛使用,参与平台种类众多。其中,手机作为随身携带的移动私媒介,契合用户生活节奏快、零碎时间多的特点,便于激发大众参与社交媒体互动的热情,使用户能随时随地实现分享。第二,开放性、互动性和较高的言论自由度。利用社交媒体发起和参与话题讨论,即时感较强,回复率较高,受众互动热情也高。第三,社交媒体有着爆发式的传播强度和速度,传播范围也很广。 社交媒体是大批网民自发创作、编辑、传播并进行反馈与互动的平台。社交媒体有两个支撑基点:一是使用者人数众多,二是用户的自发、主动操作。技术支撑使互动模式和社交媒体的互动应用更加成熟,社交媒体因此能赋予网民更多主动权,满足用户需求,获得广泛的群众基础。在此基础上,用户的自发、主动操作便更加顺理成章。群众基础和技术支持是社交媒体迅速发展的催化剂。 2 叙事系统的基本构成要素 叙事学(narratology)是“关于叙述、叙述文本、形象、事象、事件以及‘讲述故事’的文化产品的理论”[1]。 叙事系统(narrative system)是指在叙事学理论研究对象的基础上构建起来的叙事统一体。叙事系统的基本构成要素包括叙事者、叙事文本和叙事技巧。叙事系统的构成要素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见图1。其中,叙事者(narrator),主要是指叙事文本的表述者。叙事文本(narrative text)是指叙事者用一种特定的媒介或通过混合的媒介叙述故事的文本形式。它不仅包括书面文字,还包括声音、图像、音频、视频等多种媒介形式。叙事技巧(narrative technique)指文本构成的技术性要素。 图1 叙事系统的主要构成要素及其结构图 故事(story)是以特定的方式表现出来的素材。叙事文本与故事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又有很大不同,叙事文本并不等同于故事,有各种不同的叙事文本,讲的却是同一个故事,如将流行的连环画叙事文本制作成动画片,虽然两者讲述的是同一个故事,但叙事文本却不同。故事又由行动者、行动、素材、事件和事件逻辑等构成。行动者、行动、事件是叙事文本故事中最基本的单位。行动者(actors)指在叙事文本中履行行为、动作的行为者,并不专指人。行动(to act)指引起或经历一个事件。在叙事系统中,事件(event)主要是指从一种状况到另一种状况的转变。素材(fabula)主要是指按一定顺序串联起来的行动者行动过程中的事件。素材集合事件、行动者、行动三大基本因素。因此,素材是完整的、系统的叙事文本基本的组成单位,并最终构成整个叙事文本。事件逻辑(logic of events)指将叙事文本中的素材组合为事件遵照的规则和逻辑。 3 社交媒体数字叙事的基本特征 随着互联网用户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原有的媒体形式迅速发生变化,网络成了所有媒体的传递方式,囊括文本、图片、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克纳特?朗德(Knut Lundby)将数字叙事称为媒介化故事,认为信息时代,故事的一切过程,从创作、发行、传播、观看、观后交流互动到社会影响的形成等,都与媒介息息相关[2]。社交媒体则是多屏合一的新信息时代的私媒介形式。依据叙事系统的基本框架,社交媒体的叙事系统其叙事者是所有参与应用社交媒体的用户。社交媒体叙事文本可以是博客帖子、维基文章,也可以是播客文件、优兔附件、链接等。以维基百科为例,词条的翻译、双关语说明、主体摘要梗概等,都是叙事文本的组成部分。 在Web2.0时代,用户开始创作内容。因此,社交媒体的用户不仅喜欢消费专业媒体内容,更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信息的创作者与传播者。用户在使用新社交媒体过程中,因为有随手拍、随手发的便利,带有强烈个人印记的叙事文本得以广泛传播。但由于用户的专业性和严肃性相对欠缺,发布的内容总体质量较低。 3.1 原创叙事文本多以叙事者本人为中心 社交媒体的数字叙事是由叙事者使用计算机等工具组织事件和素材创作出来的数字叙事文本,涵盖形式多种多样。首先,在数字叙事内容多以叙事者本人为中心。约翰?哈特利(Hartley John)和凯利?麦克威廉姆(McWilliam Kelly)将社交媒体发布的个人故事解释为普通人利用数字媒介创作的与本人生活密切相关的短小视听故事[3]。这种叙事文本的篇幅通常很短,如新浪微博字数以140字为上限;而推特、优兔、微信或土豆网上的原创音频、视频文件往往也不过短短几秒到数分钟的时间。数字叙事将叙事和自我表达的主动权和乐趣交到社交媒体的广大用户手中。 总体而言,社交媒体数字叙事的发布渠道、平台和创作工具多集中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内容多集中关注叙事者本人的个人故事、生活内容和状态,注重表达叙事者本人的看法和观点,不关注宏大的主题或者抽象的意识形态,专业性与学术性不强,娱乐性与大众化却更加凸显;叙事技巧没有传统作者创作的作品那么技巧高超,也没有完整、系统的创作理念贯穿始终。 3.2 创作作者的合作趋势 社交媒体上的故事创作群体大多是非专业人士,其创作动机往往是由于对某个主题或者话题的关注。叙事者使用的创作工具和设备往往简单易学,软件免费,易获取,因此内容创作成本低廉。这使社交媒体的数字叙事有了蓬勃发展的可能性和便利性。因此,社交媒体成为“粉丝文化”的典型代表。社交媒体中的叙事文本往往并非专由一人创作完成,而是在众多参与者的互动中逐渐完善。创作者合作的趋向明显,故事结局常常无限延伸,反过来吸引越来越多的叙事者参与。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叙事者参与创作多以义务劳动或志愿者的形式出现。这种业余团队对专业创作团队形成一定的压迫感。 3.3 叙事文本的多元化 社交媒体环境中的数字叙事表现为同一故事有不同的叙事方式。如将同一故事内容分散在多媒体网页和其他各种媒介上,将其制作成现场表演、粉丝小说、电影、音乐、电视节目、连环画、电脑游戏、网页内容、DVD等。例如,《天龙八部》是大家熟知的金庸先生的重要代表作,迄今为止,在中国大陆公开播放的电视剧版本已经超过6个。2007年4月4日,同名网络游戏由搜狐畅游研发,作为一款武侠角色扮演游戏在中国发行。手机版游戏则在2011年推出,在微信游戏中也能搜索并下载。同时,百度贴吧的天龙八部吧中,同人小说《反天龙八部》《天子星空之萧峰》等,则是1000余部作品中的代表。与《天龙八部》原著相关的各类型叙事故事在社交媒体上交相呈现,满足了众多粉丝的内心诉求。 3.4 追求互动性与沉浸感 追求叙事过程的互动性与叙事效果的沉浸感,是由社交媒体的特性决定的。迅速发展的网络技术及环境为互动操作与沉浸感体验提供了便利条件。用户只有参与其中才能感兴趣并持续应用;用户只有从叙事文本中获得沉浸感,才能提高应用的忠诚度与参与创作和互动的积极性。麦斯威尔? E. 麦库姆斯(Maxwell E. McCombsMcCombs)等人的研究证实了议程设置猜想的成立:大众媒介加大对某pt老虎机游戏,pt老虎机大全,pt老虎机 巨奖些问题的报道量或突出报道某些问题,能影响受众对这些问题重要性的认知[4]。社交媒体作为当前受众应用范围广泛的平台,议程设置理论也是适用的。其数字叙事包括博客与跟帖等以网络为传播载体的协作形式。正是这种互动性成就了社交媒体。而数字化的叙事使社交媒体的议程设置有路可循。数字叙事的数字技术是数字叙事存在与蓬勃发展的前提条件。它强化了受众在接受叙事文本过程中的互动性与沉浸感,从而使受众能够更加主动地参与传播过程,并有可能在传播者与受传者之间实时实现角色互换。一些知名作品与作者的微博与微信公众号定期发布读者渴望了解的消息,为读者解答或解决一些问题。这种互动反过来更加吸引读者参与,使其能够更自然地融入群体。 综上所述,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为个性化数字叙事提供了更为便利的技术环境与社会环境,传统媒体与精英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有人因此誉之为一场创作与阅读的民主化革命。但是,社交媒体以叙事者自我为中心、创作合作化、叙事文本超媒体化、叙事效果追求互动性与沉浸感等叙事特点产生的真实而深远的影响,还有待今后观察。 注 释 [1][荷]米克?巴尔著,谭君强译.叙述学:叙事理论导论(第二版)[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1 [2]Knut Lundby. Editorial: mediatized stories: mediation perspectives on digital storytelling. New Media & Society,2008(3):363-371 [3]Hartley John, McWilliam Kelly , Burgess, Jean. The uses of multimedia: Three digital literacy case studies. Media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2008(128):59-72 [4]Maxwell E. McCombs, Donald L. Shaw.pt老虎机游戏,pt老虎机大全,pt老虎机 巨奖 The agenda-setting function of mass media.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1972(2):176-& (收稿日期:2014-09-27)

    上一篇:加强基层职工医院企业文化建设的有效方法探讨

    下一篇:读者参与公共图书馆管理浅析